好吃的东北大米,温暖了我的思乡情切

人气 3967   2012-3-28 21:23

都说东北大米好吃,我以前没有很大的感受,后来吃了就再也忘不掉了。

吃过北京、上海、河南、天津等地的大米饭,我还是认为东北的大米饭好吃。

01142250417.jpg

01142250417.jpg

关于东北大米的记忆许多,但这个事物实在是太常见了,有的人会不屑一顾,但我有我的亲历。

先说说乡下老屋前面半里来地的场院吧。这个场院的作用是用来扬场的,是稻谷变成大米的必经之处。但我对那个大场院的认像也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了,因为我家本身没有地,那时我又是小小不点儿,已是开始承包分产到户的时候了,那个场院就成曲终人散帏幕落下的舞台,空落落的样子,仓库是空的,牲口棚是空的,油房是空的,辗房也是空的,能记起的就是此生唯一一次看到大人们挥动木锨扬场?应当是这种叫法,好像是用一把木头锹往上扬谷物,壳儿和瘪子顺风飞走,子粒沉淀下来。木锨我家住老屋时还有,主要用于冬天铲雪。扬好的稻粒要送到送粒机里脱粒,就是大米了。至于从稻子变成大米这段过程,因为太小了记起的实在不多。记得最多的是和小朋友藏猫猫时在码好的稻草堆里挖个洞躲起来,或者找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,爬到稻草堆上,上铺蓝天,下浮大地,稻草泛着温暖而清新的田野气息,软乎乎的,躺上去很舒服。闭上眼睛,阳光舒放地散落下来,扑到眼帘上,四周便飞满了孩提时桔红色的梦想。

为什么写大米先想到了那个乡下早已不在的场院和草垛?想是城市的生活空间逼仄浑浊,有时生生地把幸福连带着追寻的目光折断。喜欢无遮无拦的躺在平坦而空阔的场院边的高高草垛上,思绪驰骋与飞扬,那段斑斓光阴,至今常常被我从心中拾起,放任它细细滑过身上每一寸神经末稍,这让我记得,岁月应当是静好而且自由自在。

6091b534de2aadf0.jpg

6091b534de2aadf0.jpg

好了,书接上回,好大米就是这样诞生的。好吃的食物讲究的是色香味儿,那就先说说上好东北大米的颜色。好的东北大米,珠圆玉润,细如凝指,白如初乳,从米袋子中捧到鼻下一闻,有股淡淡的稻谷清香。还有种说法是长粒米香,这是从外观上。东北地处三江平原,沿着江河地带好多地区都盛产水稻。东北这四季分明,夏季日照足,适合产一季水稻,稻粒实成饱满。而且虽然都是好水稻,但也有优有劣的。吃过十几元一斤的大米,那米饭一开锅,饭的清香味儿满屋飘荡。这还不算最好的,记得有人说过,东北某地有块水田专产特供米,要好几十元一斤,虽只是传说,也让我这个馋人心向往之。

米饭多是焖、煮等法烹制。东北的大米长的瓷实,若是轻飘飘地煮成白粥未免可惜,家常中,基本是用剩下的米饭烫粥喝,主食一般都是焖成干饭吃。说到焖饭,现在都用电饭锅,那种温馨的感受就差了许多。在乡下的时候,焖饭都用大铁锅,锅下架着硬木火,悠悠的炊烟袅袅升起。总觉得本事再大的人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,炊烟里有股生活的味道,喜欢做饭,喜欢看着炊烟升起,喜欢闻着淡淡的人间味道。再接着说焖米饭。记得在东北乡下生活时,那时稻谷的种植不掸农药不用除草剂,纯天然纯绿色,一家开饭满街皆香。到现在也喜欢闻饭香,有句老话说,累了饿了,能吃上一口热乎饭,幸福。

焖好的米饭做为主食,东北人有不同的吃法,就着菜杀白饭为最佳。东北地区口味浓油重酱,适合就着米饭吃。而白饭还可以做着不同的主食,有酱油拌饭、苜蓿炒饭、和和饭等等。用酱油加上点荤油拌饭,因为省事解馋,是我比较爱吃的。比喜欢喜欢吃的还有用凉白开泡一下新出锅的大米饭,就上几口炝拌小菜,也比较下饭,这种吃法比较有意思,刚出锅热腾腾的饭粒经过凉白开一紧,十分滑润,把水加饭往嘴里一送,那米饭粒个顶个拥向喉咙,特别加快吃饭速度,但胃不好的人慎用此法。细嚼慢咽总归是有好处的。

5390c15363ab94ec.jpg

5390c15363ab94ec.jpg

除了简单的说一下东北大米的食趣,围绕着它的本身,也有着趣味的个人记忆。外出求学时,在那座黄河以南的城市中,大学食堂的大米,沙沙的,硬倔倔,总像不熟的样子,蒸、煮都让人难以下咽。上学的头一年,便倍加怀念东北大米,那不仅仅代表着思念,还有未尽的馋嘴,还有对故乡的荣耀。忽然觉得吃不上东北大米的生活相当不易,于是,头一年寒假,我下狠心给我同桌,一位当地的女同学背了五斤东北大米。远路没轻债,一路上颠簸到北京站时,就累毁我了,肩膀酸疼疼的,那时真是年轻,要是现在,估计就扔了。那时没有电子售票,火车若不能一趟到达,中转时要签证。我背着装着大米的旅行包在北京站挤着签票时,一个高出我一头多膀大腰圆的票贩子,操着北京腔,嘟嘟囔囔地推搡我。初次离家,还没有一起的伴,签不上证,一个人也不敢在北京连夜逗留。我急眼了,刚出家门,普通话不算好,东北腔暴露,“你噶哈,你”!把装着大米的旅行包猛地往外一拎一顶,也巧了,一下子把他挡在我身体的后侧,再顺手一带,随着包的惯性,一个大男人就让我甩到一边,他一听我浓浓的东北腔没吱声,撤了。其实,我胆挺小的。后来,惊魂稍定,据我分析,那个票贩子可能以为我有同伴,东北人总是喜欢搭帮,且骁勇善战,让他感到压力比较大。无论如何,这老家的大米还成了防身武器,倒是从家里出来时没有想到的。

后来到了学校,除了送给女同学一些之后,自己也留了点,冒着被惩罚的危险,偷着用电炉子偶尔煮点米粥,拉拉馋,绝对是冠绝全舍的美食。舍不得一下子都煮光,断断续续美美地享用好长时间,温暖着我的清寒求学生活。

香香的东北大米,寄托了我对家乡的思恋,也寄托了我那美好的大学时光,温暖了我的思乡情切。

  关注度: 3967   Baidu: 0   360: 3   Google: 1   其他: 1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大米价格行情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